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婧 > 重启对世界的信任

21
2011

重启对世界的信任

我眼前一阵发黑,本能地想打电话求救。今天,在广州地铁四号线内,我又一次晕倒了。在我还没来得及拨通电话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

此前一次晕倒,是一年前在北京的公交车上。发黑的经历相似,也已看不清手机上的文字。那一次,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件事,是抓住了身边的人,说:“叫售票员。”

失去意识只是短短的一分钟。我睁开眼的时候,一名男生正抱着我从地铁里走出。他把我小心放在地铁站内的椅子上。接着,我看到了另一双手放下了那双不知何时已离开我的凉拖。再接着,我的手机被塞进了我的手心。

他问我要不要喝水,我摇头。他问我有没有纸巾,他觉得我应该把那脸冷汗擦擦。我抱歉地笑笑,一个劲地说“谢谢”。地铁工作人员恍然大悟,“你们不是一起的啊?”

这让我想起一年前那次晕倒。那一次,即使在意识模糊中,还能说出我要下车的站名,还能充满信任地把手机往别人手里塞,并报出我的朋友的名字。然后我被一个好心的乘客扶下车,坐在路边的树荫下。她拿着报纸不停地给我扇风,接着旁边有人给我买来了冰水,一直等待我的朋友到来,他们才离开。

坦白地说,那一次,心里并没有今天这般害怕。那时候还相信这年头一定是好心人多,更何况,公交车上还有个售票员。但今天,是真的怕了。所以我潜意识里的动作是打电话,而不是向身边的人求救。

其实,我能够理解自己身体的这种本能的反应。看到“扶不起的老太太”的新闻多了,就日渐对人心产生怀疑。每次看到这样的新闻,都在想,如果我遇到这样的老太太,我会怎么办?尽管我相信人心向善,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我的内心也在此类新闻的冲击之下,开始怀疑,这究竟是助人为乐还是助纣为虐?推己及人,这样的事情多了,人们对“扶不起的老太太”,是会围观还是会出手相救?

只有当晕倒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后,才深深地意识到这种恐惧。我害怕被围观,害怕倒下之后无人相救,内心深处更害怕的是,被当作那个“碰瓷”的老太太。所以,在失去意识之前,我的最后一个动作,是拨打家人的电话。

我为自己感到悲哀。这种悲哀源于我给自己的心灵上了一把锁,锁住了我对陌生人的信任,也锁住了我对世界的信任。

今天上午还看到一则评论,大意是,这年头,怎么助人为乐反而成为新闻了,目标直指人心冷漠,道德退步。

不过今天下午的亲身经历,却让我愿意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助人为乐成为新闻”。一年前,在好心人对我施以援手之后,尽管我也会真心地说“谢谢”,但从未想过要将他们隆重地记录下来。

我并不想为了煽情而寻找抱我出地铁的这位男生,以及地铁站内穿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还有一名穿红色服装的地铁志愿者,或许,还有更多的人施以援手。他,他们,在我的记忆中,面貌均已模糊不清。我唯一愿意记录的是,2011年9月21日下午4点左右,广州地铁4号线万胜围站,有好心人在我晕倒之时救了我。

我极其真诚地写下这段经历,是因为我从未像今天这样,对帮助我的陌生人心存这般感恩。感恩的不仅仅是他们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出手相助,更重要的是重启了我对世界的信任。

我想再说一次谢谢。谢谢你们,因为有你们,我更爱广州了。

推荐 27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王婧 王婧

财新传媒 南方站记者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