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婧 > 一个为农民工维权的小人物
十二
5
2011

一个为农民工维权的小人物

看到今日新闻《报告指建筑工人“被欠薪”严重》,忍不住就想起了章俊。是他让我理解,建筑工人不但“被欠薪”严重,而且时常因为没有劳动合同、实行分包制等等不规范的现状,面临着“维权难”的困境。

这两年多,我最怕看到章俊的头像在我的QQ上闪烁。因为他每次找我,基本上都是同一个问题:“王记者,我现在在xx地方帮农民工维权,你能不能帮我找找当地的记者?”

看他现在在全中国各个不同的地方和我联系,我明白,他俨然已经成了农民工群体中的“维权专家”,只是我时常被以下这个问题困惑,我到底该不该帮他,我究竟该怎样帮他?

我是看着他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两年多以前,我去武汉采访了他。那时的他,二十六七岁,却在武汉成功“导演”了多起建筑工地的农民工“跳楼讨薪”。我还清晰地记得,在约定的采访时间前五分钟,他还试图放我鸽子。那时,他甚至不敢告诉我,他究竟叫什么名字。他一会儿说自己姓张,一会儿说自己姓李。“章俊”,不过是他自己喜欢的一个化名而已。

后来他战战兢兢地出现在我面前,不停地问我,我这样做,是不是违法?要是违法,要判几年?谈得开了,他就和我聊“跳楼讨薪”的经验。其中一句话我至今印象深刻,“记者来了就成功,记者不来就失败。”

然后,他火了。不但有关部门没有来找他的“麻烦”,而且几十家媒体蜂拥而至地报道他的“光辉事迹”。他的自我感觉是,“就像成了个大明星”,为此他时常在QQ上说要请我吃饭,“以示谢意”。

接下来的事情,让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农民工找到他,希望他帮忙讨薪水。求助的农民工的范围,也逐渐从武汉市,扩大到湖北省,甚至是全国。他不得不为此辞掉了工作,专门帮别人讨薪。

章俊觉得自己有点儿应付不过来,因为并不是每个地方,他都认识当地的记者。那阵子,他经常给我打电话,希望我能给他介绍当地的记者,以便“写几个稿子,政府有关部门就很块处理了。”

作为记者,我从不希望被任何人当“枪”使。但时常是,拒绝强权容易,拒绝弱者,却很难。尤其是他每一次向我求助,都是因为他想帮一些农民工讨回微薄的薪水。我没办法质疑他的动机,但从新闻操守上说,这类明显的“策划新闻”,是我所不齿的。

我每一次都只能苦口婆心地劝他,不要做极端的事情,维权也要在法律框架之内。我没有给他介绍过记者,只介绍过律师。我总是希望他能回到“正规”上。他每一次都信心满满地给我打包票,“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但下一次找我,一定又是因为他想找记者去报道第二天即将发生的“跳楼讨薪”。

好在他也在慢慢发生变化,两年多以来,找我的频率越来越低。我曾经以为,是不是因为他觉得我什么忙都不愿意帮,觉得我太冷血,所以干脆不找我了?有一次在电话里,我就这么直白地问了他这个问题。

他说,不是。

他说,现在不再组织人“跳楼”了,而是先搜集证据,再找劳动部门。解决不了,就上访。接触的事情多了,对相关的法律法规,相关的政策条文,他也逐渐摸清楚了。“不跳楼,只说理”,这是他现在的策略。

我问他,那你都怎么给人家说理呢?他说,“我都让他们上网查我的名字。我就对他们讲,工钱总是要给的,何必要拖,还和他们谈和谐社会,万一出现了过激现象,有损形象……”他自己统计,两年时间,帮农民工讨回的工钱超过400万。

我总算心有安慰,因为他已经懂得依靠“说理”而不是威胁跳楼来维权了。

前两天,我又接到了他电话。还是那句话,“你能不能帮我找找当地的记者?我是真的没办法了,劳动部门、法院、上访,都试过了,解决不了。我觉得,只能让他们去假装跳楼,还是这样能够比较快地解决问题。”

我又一次语塞,不知所措。

推荐 2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王婧 王婧

财新传媒 南方站记者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