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婧 > 黄有光:经济学家眼中的宇宙起源

11
2012

黄有光:经济学家眼中的宇宙起源

黄友光走上深圳大学高端学术论坛的讲台,甫一开口,就表示,要谈一个和他的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宇宙是怎么来的。随后他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说自己“不务正业好多年。”

学生们多是冲着他的名望而来。祖籍广东潮州的黄有光,是在世界顶级经济学杂志上发表论文最多、且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华裔经济学家,也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评委之一。

但他对此闭口不提。整场讲座中,他说过的唯一和诺贝尔奖有关的话是:“我特别喜欢弗里德曼(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他性格特别好,无拘无束,是我见过的最具有演讲水平的学者。当然,我喜欢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因为在别处,我都要仰头说话,只有在他面前是例外,我可以低头和他说话。”

说完他又一次哈哈大笑,全场再次欢腾。原来这位全球著名的经济学家,比讲台高不了多少。不过他还是用“浓缩都是精华”给自己解了套。

——————————————————————————————————

出生于马来西亚,加入澳大利亚国籍,但黄有光仍然习惯用“我国”来指代中国。不过,凡是接触过黄有光的人,都能深刻意识到,他和中国的学者不一样。至少,他那没有来由,不分场合,又极具穿透力的哈哈大笑,在中国严谨的学术界看来,简直是“有失体统”,更别提在高端学术论坛上,对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侃侃而谈。

黄有光说,他最早对宇宙产生兴趣,是在上中学的时候,“我在杂志上看到说爱因斯坦根据空间的曲度计算出宇宙的半径是35亿光年,我就想,如果宇宙外还有更上一层的宇宙,那我们这个宇宙,或许就只有一块面包那么大。”

“宇宙就像一块面包”,作为一个中学生,他没能够对此给出严格的证明,但他却大胆地给中国科学院写了一封信。回信却来自中国天文台,大意有两点:“一、你有哲学的思维能力;二,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违反了从量变到质变的理论,所以是错误的。”

生性乐观的黄有光并没有因此受到打击。这位即将进入古稀之年的老人谈到这段历史,颇有些自恋的意味。“1994年,美国科学院最高奖的获得者著名天文学家Sagan认为宇宙有无限多层,我五六十年代就想到了,还是很了不起的。”

想象力丰富,是黄有光对自己的评价。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有点儿庆幸自己的童年不是在中国度过的。

1942年,黄有光出生于马来西亚,家里共有七个孩子,他是老七。因为孩子太多,父母对他的功课采取“自由放任”政策,这导致了他小学时两次留级。到第三年,他的成绩居然成了班里的第一名,“从此对读书有了兴趣”。

在马来西亚,没有填鸭式的教育,黄有光天性贪玩,还因为不写作业受过老师体罚,每天放学玩耍过后,也不温习功课,以至于“对什么事情都充满好奇心和想象力”,他总是会用孩子般的眼睛去看待一切。

——————————————————————————

在讲座上,黄有光从包里拿出一块石头和一只手表,向大家展示,“如果说这块石头是地上本来就有的,大家一定都相信。要是我说这只手表是地上本来就有的,你们一定会问,那这只手表是哪里制造的?这么精密,一定不可能是本来就有的。”   

在他的设想中,宇宙这块“面包”的上一层,可以将其理解为“石头”,是从来就存在的,他将其定义为“大宇宙”,而我们所在的宇宙,他定义为“小宇宙”,则比这块手表更加“精密”——

按照宇宙大爆炸的理论,如果大爆炸的起始力度是稍微(10的60次方分之一)小一点或大一点,它就会或者崩塌或者过分膨胀,使星云不能形成,而不能有我们所知道的生命。

如果重力的强度g相差10的40次方分之一,则恒星就不能存在。

如果中子的质量比起质子不是约1.00138倍,它们就会衰败,使生命成为不可能。

……

他还特别扳着手指头,一顿一顿地数,“10的60次方分之一,就是一亿亿亿亿亿亿亿分之一,还要除以一万。10的40次方分之一,就是一亿亿亿亿亿分之一。”

他觉得宇宙大爆炸理论仍然没有办法解释如下问题:140亿年前,宇宙大爆炸,45亿年前,有了地球。生命的起源由遗传基因的双螺旋结构得以回答。然而,构成氨基酸的多肽链,有超天文数字(10的143次方)的折叠自由度。即使不是随机,而是极快速(每秒十亿次)尝试每个种不同方式,也要有比宇宙自大爆炸以来更长的时间,才能找到正确构成蛋白质的折叠方式。但现在能够确认的是,多数小型蛋白质在千分之一秒甚至百万分之一秒内就能自发正确折叠。

他摇摇头,“这么精确,你要说宇宙是从来就有的,你相信吗?”他觉得宇宙是被创造的。但他同时也觉得宗教的“上帝创世论”存在局限。“宗教界没有办法回答,上帝从何而来。而且,我是很典型的唯物主义者。”

—————————————————————————

于是,探寻宇宙“这块面包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就成为黄有光在研究经济学之外最感兴趣的事情之一。他觉得,“探索宇宙起源,这是一个终极课题,要玩就玩大的。”

对黄有光来说,做研究是件快乐的事情。他看过养生的书籍,书中称,“晚饭过后不要工作,第二天的工作质量就会提高”。他将其奉为圭臬。当记者问其夜间都干些什么,他回答,“看书、看杂志。哲学、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我都看。我白天还是务正业的,晚饭之后看杂书,兴趣来了就想做些研究,然后我就会用白天的时间再多读一些论文或者学术书籍,然后自己写相关的文章。”

这使得黄有光的学术研究范围极为宽泛。目前可以查询到的数据是,黄有光在经济学、哲学、生物学、心理学、数学、宇宙学等学术期刊上,共发表了两百余篇论文。他还研究快乐。他甚至主张把快乐作为经济增长、公共政策等等一切人类活动的终极目标,取代经济学沿袭多年的“效用”。此外,他还自己写了一部长篇武侠小说《千古奇情录》。

他总是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去解释他的想法。他把进化论和上帝创世论糅合在一起,形成了他对宇宙起源的基本观点:“从来就有”的大宇宙有无穷长的历史,在漫长的岁月中,可能进化出生物,包括高智能生物,并且可以通过科技的应用而达到神通广大的高度,这就是“创世者”。然后“创世者”创造了“奇异的小宇宙”。

他甚至为此给出了严格的论证。当他潇洒地一挥手,大喊一声“证毕”,随后开始哈哈大笑的时候,学生们已经把手高高地举起。

学生们对这一理论并不完全买账。他们让黄有光解释,为什么大宇宙可以“从来就有”,而小宇宙就一定是“被创造”的,他们还指出黄有光在理解“大爆炸”理论中出现了偏差,亦表示黄有光不过就是把科学的进化论和宗教的创世论糅合在一起,并无更大的意义。

黄有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这理论为促进和 谐 社 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调和了科学界和宗教界的终极矛盾。”

学生们想方设法试图推翻黄有光的论证。但黄有光提出的五个“必须接受”的前提,确实无法反驳。这些前提均源于日常生活的经验,比如,不能无中生有,生物存在进化的可能,高科技的发展等等。此后的论证过程亦严谨而无懈可击。

一名学生最后站起来问:“请问您如何看待‘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我认为这和宇宙起源是相关的。”

黄有光接过话筒,不假思索地回答:“这个问题在达尔文的进化论里是不存在的,以前没有鸡,进化到一定阶段,你就给他定义为鸡。你如果从这只鸡开始定义,就是先有鸡,你如果从把这只鸡孵化出来的蛋开始定义,那就是先有蛋。这只是一个进化的过程和定义,所以不存在任何问题。”

推荐 1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王婧 王婧

财新传媒 南方站记者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