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婧 > 走与珠三角不同的发展道路——粤西北考察见闻

31
2015

走与珠三角不同的发展道路——粤西北考察见闻

  跟随由广东省网信办组织的“从粤企看信心”采访团,从3月23日至3月28日,我密集考察广东省的四个城市:清远、江门、茂名、湛江,和这些城市的主政者座谈,去当地的龙头企业参观。作为记者,也没忘记见缝插针观察当地生态,试图寻找那些主办方无暇顾及的城市印记。
  在活动启动的当天,广东省社科院竞争力中心主任丁力教授对我说,尽管活动主题为“从粤企看信心”,但比单个企业的发展更值得关注的是:当地民众是否能够分享这一轮发展的成果。
  粤东西北都是广东省欠发达的地区,其经济发展水平甚至比不上中国西部的中小城市。一个数据是:土地占广东省70%、人口占广东省50%的粤东西北12市的人均GDP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广东省GDP在全国居首的光环,掩盖了这些地区的贫困和落后。一如我们在欢呼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无法回避中国西部省份经济发展滞后一样。
  距离广东省出台“粤东西北发展战略”已经过去一年半。这次考察让我意识到:这些城市,已摒弃珠三角早年依靠人口红利的做法,吸取珠三角的发展教训,因地制宜走出了不同发展道路。
  一、将民生放在首位
  这几所城市的政府工作报告均显示:民生支出的增幅均远远超过当地政府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
  但比冰冷的数字更打动我的,是一些真正从民众需求出发做出决策的细节:
  在清远,全市所有公共场所提供免费WIFI。清远市委书记葛长伟说,这是留住当地年轻人的举措之一,因为发现年轻人对网络的需求似乎比其他的民生需求更为迫切。“他们拿了手机可以在家里宅一个月都不出来”。
  在江门,在城市中穿梭的摩托车大军引人注目。在全国各大城市纷纷禁摩的背景之下,江门主政者却坚信:在未能给市民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的时候,摩托车能够给市民提供极大的便利,并且能够有效缓解交通拥堵的情况。
  其他城市多以摩托车导致交通事故以及违法犯罪增多为由要求禁摩。我问当地官员,摩托车的这些负面效应在江门是否存在,他们的认识是:摩托车和小轿车一样,都仅仅是交通工具。尽管我知道,摩托车产业是江门的最重要的经济支柱,这才是江门不禁摩的最根本原因。但显然,这一“不禁摩”的决策,是从当地实际情况出发,并得到当地民众拥护的政策。
  或许这些地方的经济发展的确远远滞后于广州、深圳这样的珠三角大城市,但我想,若主政者牢牢将民生放在首位,民众的幸福感,并不会比珠三角低。
  在江门的梅家大院——那是修建于七八十年前的华侨建筑群,我见到那些风格各异的建筑,因常年风雨侵蚀,已显得破旧不堪。绝大多数建筑物里是住着人的。我问其中的一户,这些建筑已经如此陈旧,在这里种地的收入也不高。为什么不搬走?他的回答大意是:日子虽然穷,但自己种菜,粮食能够自给自足。每月花七八百元租下一个小楼,守着一个小铺,“日子不比你们城里人舒服?”
  即便是在依靠龙头企业带动的经济发展中,如何带动周边民众富裕,也在考验当地主政者的智慧。
  曾以亲吻湛江钢铁环保批文而出名的湛江市长王中丙,对湛江钢铁能够拉动的就业数据牢记于心。他说:湛江钢铁目前已经解决了当地5000多人的就业。若加上由这一企业带动的社会协同化工作岗位,大约能解决当地15000人的就业。目前围绕湛江钢铁的周边产业,已经有80多家企业已经注册。
  在茂名,一家专注做食品加工的企业——广东“粮丰园”,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与农户签订合同,以高于市场收购价5%至10%的价格协议收购农产品。仅这一个公司,带动当地5000户农民每户每年增收1万元。
  二、要环保不要污染
  我一度认为,发展工业和保护环境之间,存在着天然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看到湛江提出“既要经济崛起,又要蓝天碧水”的时候,我决定要好好“刁难”一下他们。
  湛江近几年引进了多个大项目,但几乎都是钢铁、石化、造纸这样的重工业——这也往往被视为高污染的项目。更何况,湛江是个海滨城市。我到过中国若干发展重工业的海滨城市,无一例外,近海都被污染得一塌糊涂。
  湛江市委书记刘小华说:湛江只引进“一定要舍得下本钱安装最先进的环保设施、负责任的企业。”
  我们参观了湛江钢铁厂和湛江晨鸣浆纸有限公司。其中湛江钢铁厂由宝钢投资,号称环保成本将高于宝钢平均环保成本。(详见《湛江钢铁环保成本将高于宝钢平均成本》)而湛江晨鸣是上市公司山东晨鸣的全资子公司,亦宣称自己“节能、绿色、环保”。
  中国工业污染严重,根源并不在于企业的环保设备太差,也并不是因为中国污染物排放标准太低,而是因为——监管不足,偷排严重,违法成本太低。所以,仅仅展示企业拥有多么先进的环保技术,我认为是不够的。谁能保证他们充分使用这些环保设备呢?
  于是我把这个问题提给了政府官员以及企业的负责人。
  “我们守湛江的海港守了40年”,湛江市长王中丙说,“就是为了等待一个既能发展湛江经济,又能好好保护环境的企业。”他对我说,这是他为什么当时激动得去亲吻湛江钢铁批文的真正原因,“宝钢是具有先进环保理念、负责任、有社会责任感的大型企业,断然不会做出偷排这样的事情。”他还说,湛江将严格环境执法,并欢迎社会各界监督。
  宝钢是大型国企。业内人士普遍认可的观点是:因为不花自己的钱,所以国企在环保上确实比民企做得好。
  但晨鸣纸业不是国企。如何证明自己没有偷排,湛江晨鸣纸业的总经理被我问得特别无奈,最终只能这样回答:“我们以水里的鱼儿是否活蹦乱跳、周边渔民是否认为我们乱排放为最基本标准。” 我没有时间去寻找周边的渔民,但我认为,这的确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最好答案。
  事实上,并不仅仅是湛江,这几个城市的主政者在环保问题上是有共识的。在清远,市委书记葛长伟说,“一定要把生态环保作为我们引进产业不可逾越的底线”;在江门,常务副市长黄悦胜说,“守着这片青山绿水,发展不用太着急”。
  在环保方面,我还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在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中,那些曾经的高污染企业,比如制衣、制鞋的一些小厂,他们都搬到哪里去了?
  其中某城市的官员告诉我说:在第一轮企业转移的过程中,的确有一些高污染的企业转移到了粤东西北。但他们很快意识到了环境污染给当地带来的问题远远超过税收的好处,所以现在政府并不欢迎这类型的企业安家落户,从政府层面看,环保已成为引进产业的最重要标准。该官员还说,不能排除这些企业按照市场的规律,已自发转移到了欠发达的地区,比如农村。
  尽管这与本次活动主题并无关联,亦无法代表粤东西北的发展趋势。但我仍将其记录于此,因为农村的环保监管比城市更加薄弱,稍有不慎就极易走上“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三、变“中国制造”为“中国创造”
  珠三角曾被喻为“世界工厂”。这是赞扬——物美价廉;也是批评——毫无创新。珠三角开创了“中国制造”的时代。但现在,粤东西北已开始弯道超车,直接开启“中国创造”时代。
  在这次考察中,我们参观了多家粤西北的高精尖企业。比如:位于清远的华南863科技创新园,他们正在研究4D打印;贝克洛门窗,占据华南高端门窗50%的市场份额,并直接走出国门,让外国人为他们代工;先导稀材,这是全球最大的硒、碲产品生产商。
  我对这些“高精尖”企业一直保持谨慎的乐观——一方面确是因为不懂,无法判断这些行业是否能够真正引领新一轮潮流;但另一方面,这种种创新,无论是大是小,至少都没有再走上珠三角“山寨”的老路。
  更重要的是,各类创新在粤西北的科技园区已经层出不穷,显然并不局限于我们所参观的这些企业。在这各种各样的创新中,谁能断言这里不会出现下一个像“苹果”手机那样轰动世界的产品呢?
  我更感兴趣的是一家制造机械设备的公司——广东科杰机械自动化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与25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合作,为他们提供机器人。
  科杰公司的负责人介绍说,目前用机器手以及一系列机器设备可以实现无人车间,大约可以节省三分之二的人力成本。但目前推广的障碍在于前期投入成本太大。“即便是大规模使用,也要至少三年才能收回前期投入。”这名负责人说,目前用机器替代人的成本依然很高,机器人红利尚未凸显。但随着中国人口红利已经逐渐消失殆尽, “用机器替代人”显然已是大势所趋。
  四、更尊重市场规律
  对湛江市长王中丙来说,湛江钢铁是他花了若干年时间才跑下来的项目,也是他在湛江的主要政绩之一。在这次考察中,我问了他一个很残忍的问题:如今钢铁行业不景气,假如有一天,湛江钢铁也深陷亏损的境地,政府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不可能。”停了一会儿,他说,“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市场要让这家钢铁厂倒闭,那么政府救不了,也没有办法去救。这是市场规律。”
  尊重市场规律,有所为有所不为,亦是本次考察中各地政府让我感受深刻的地方。以往,对于本地大型企业倒闭,对地方政府而言,简直就像割自己的肉一样难。但这种状况已经得到改变。
  在茂名,我向发改局提问当地一家大型水泥厂的现状。因为碳交易拒不履约,这家企业曾于2014年被广东省发改委点名批评。(详见《粤两企业碳交易未履约将被罚》 )因为牵涉到数据,茂名市发改委次优专门将这家企业的现状通过邮件形式发给我。从他们的书面回复中,我了解到:这家企业2014年亏损812万元,无法继续经营,已经倒闭。
  在粤西北的崛起中,为各类企业提供公平的环境而非优惠政策,亦是有别于珠三角崛起的新特点。
  在清远,当地官员对我说,事实上,对于一些大型企业、优质企业,他们是否到一个地方来投资,看中的并非政策上的优惠,而是是否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个公平稳定的投资环境,当地的区位优势如何。
  “越是优质的企业,他们越尊重市场规律,政府干预越少越好。”这名官员说。
  结语
  要深入了解粤东西北,6天时间的确太短暂。我只能记录下我感受最深刻的细节。若有读者要问我:活动主题是“从粤企看信心”,你看了一圈,到底有没有信心?
  那我只能这样回答:这些龙头企业的发展势头喜人。但很难说几个企业就能代表整个粤东西北的发展前景。真正让我有信心的,是我看到政府执政理念的变化——更关注民生、更注重环保、更鼓励创新、更尊重市场。这是百姓之福。
  
推荐 2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王婧 王婧

财新传媒 南方站记者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