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婧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19
2015

【采访实录】一个毕节外出打工母亲的自述

记者注:在毕节的采访并不顺利。我和我的同事们几次试图深入毕节的村庄,采访留守儿童和他们的家人,均因村干部们的阻挠,宣告失败。在从贵阳北回广州的高铁上,我的邻座恰好是一名来自毕节地区的女人,今年35岁,是3名留守儿童的母亲。她正要去东莞继续打工。
 
采访整理/王婧
 
       在毕节的农村,一般每家每户都有出来打工的,要么就在当地打零工、做生意。单靠种地是没有办法生活下去的。
       我有三个哥哥,大哥和三哥现在都还在毕节的农村,他们在镇上打点零工;二哥现在在贵阳做生意。我的家庭在当地算是经济条件......

15
2015

【记者手记】毕节流浪儿童又不见了

“你要真想找流浪儿童,过阵子再来。最近风声紧,你找不到的。”6月14日夜间,我来到毕节市人民公园附近,听到这样的逆耳忠言。

大约三年前,在同样的地方,我听过同样的忠告。但总在追逐新闻的我,没能等到这些流浪儿出现,就离开了毕节。

2012年11月,毕节五名流浪儿童闷死在垃圾箱中。采访中,我得知在人民公园附近生活着十余名流浪儿童,遂前往寻找,但一无所获。附近的人们安慰我说:“过几天,他们总是会再来的。”(详见《五个少儿的生与死》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11-23/100464475.html )

<......

31
2015

走与珠三角不同的发展道路——粤西北考察见闻

  跟随由广东省网信办组织的“从粤企看信心”采访团,从3月23日至3月28日,我密集考察广东省的四个城市:清远、江门、茂名、湛江,和这些城市的主政者座谈,去当地的龙头企业参观。作为记者,也没忘记见缝插针观察当地生态,试图寻找那些主办方无暇顾及的城市印记。
  在活动启动的当天,广东省社科院竞争力中心主任丁力教授对我说,尽管活动主题为“从粤企看信心”,但比单个企业的发展更值得关注的是:当地民众是否能够分享这一轮发展的成果。
  粤东西北都是广东省欠发达的地区,其经济发展水平甚至比不上中国西部的中小城市。一个数据是:土地占广东省70%、人口占广东省50......

12
2013

怀孕记之孕吐篇

如果有人觉得呕吐是件很幸福的事儿,她一定是位孕妈。

很多人知道自己怀孕,都是从恶心和呕吐开始的。至少,电视剧里全都是这么演的。这直接导致,我告诉老公我可能怀孕了的时候,他一脸不相信,说,怎么可能,我都没见你吐过!

最初怀孕,我窃喜自己没啥反应,仍然可以想怎么得瑟就怎么得瑟。

但很快,这种侥幸就被焦虑所取代。我总是担心,没啥反应,这是不是因为肚子里的小生命已经没了?

这种焦虑日益显著,到怀孕第六周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去问医生,这孩子到底成活没有啊?要是活着,怎么我一点儿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呢?

医生估计已经被无数个像我这么白痴的孕妇惹怒了,说:太小了,下周再来做B超......

十一
25
2012

【采访手记】他们需要比垃圾桶更好的家

这几天心里颇不平静。五个孩子殒命垃圾箱,血淋淋的现实,刺中了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然而当我越深入地了解了他们的故事,内心就越沉重。

一.家长。纵观整个事情,家长,似乎应该负最主要的责任。他们只负责生,不负责养。但进一步想,他们将孩子生出来之后,他们必须要出去挣钱,才能养活这个家。在农村,人均年收入才1500元,他们去深圳捡垃圾,一个月就能挣到1500元。他们其实做出的是个理性的选择,如果留在村里,一家人都会被饿死。他们为了这个家,除了留下自己在深圳的一丁点儿生活费以外,所有的钱都寄回家。那么,我们能指责他们什么呢?我们不能要求他们留在农村照顾孩子,我们只能说,你们为什么要生这么多?

十一
23
2012

【采访手记】第三世界:死于垃圾箱

作为一名长期做社会新闻的记者,也算是经常上山下乡了,但我真的从没见过这么穷的地方。我一半真心一半撒娇地对编辑说,这鬼地方,我再也不想来了。他说,中国有三个,第一世界的中国,第二世界的中国,第三世界的中国。很不幸,你直接从第一世界到了第三世界。

我也觉得,我一定是穿越了。

穿越的第一个表现是,这里的山路实在太烂了。我觉得我一定是打出生起就听说过“要想富,先修路”这样的话,另外“村村通”应该也已经有好多年的时间了,这种动辄要把人颠簸得跳起来的山路,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了。

穿越的第二个表现是,我发现村里所有的人都穿着水胶鞋——这种水胶鞋,我只在20......

十一
7
2012

为什么要生孩子

虽然我已经被连哄带骗地答应老公,为他生个孩子,可是我其实真没想明白,为什么非得生个孩子。难道仅仅是为了满足一下我爹妈和我公婆的愿望?

我和我老公都是80后,都是独生子女,按照政策,我们可以生两个孩子。双方父母也强烈表态:一定要生两个!别人想生两个都不能!

其实我很喜欢孩子,甚至有点儿“宝宝控”。无论在哪里,只要我看到小朋友的微笑,心里就觉得无比温暖,时常有上去抱抱的冲动。可是真的等我到了生育的年纪,我突然间觉得,生个孩子,对我来说还真是个可怕的事。

从我考上大学开始,18岁,离开了家,此后就成为了“游子”。父母依然留守在小城市,照顾他们的父母。此后我每年回......


30
2012

高考真的是为高校选拔人才吗?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命题。以前我从没怀疑过,高考具有为高校选拔人才的功能。至少,从表面上看,中国的学生,“只有”或者说“只要”过了某大学的高考分数线,基本就能够保证进入这所大学。

让我对这个命题产生怀疑的,是这么一件事。一名非常优秀的高三的小朋友,参加复旦大学的博雅杯人文知识竞赛,希望我能给她的文章提提意见。

博雅杯的题目是这样的:“1. 参赛者可自行选择任何一本文学、语言学、历史学、哲学、博物馆学等人文类经典著作,既可针对全书,亦可针对某些篇章独立完成一篇3000字左右的评论;2. 为了避免写成亦步亦趋的内容概述,或议论空泛的读后感,建议能深入文本原意,结合特定的历......


18
2012

【东南亚环保考察之三】环保为发展让路的越南样本

在越南考察环保问题的座谈会上,越南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应我们的要求,递给我们一份越南的环保控制指标表。

我们注意到,这份越南的环境控制标准上有4个指标,在2009年的时候,制定得更为严格,而到2011年修改之后,却变得日益宽松,其中就包括重金属离子。

这成为日后几天我们追问的焦点。在环保问题日益突出的时代,居然还有国家采取降低环保标准这样的“明目张胆”的方式,让我不得不联想到一个命题——环保为发展让路。在很多国家,这种发展思路已经被摒弃。

然而这是越南,一个无论是在政治体制上,还是在经济发展上,都和中国无比相似的国家。坦白地说,越南给我的第一印象——那拥......


16
2012

【东南亚环保考察之二】环保法对资方无约束力

【东南亚环保考察之二】环保法对资方无约束力

以前我一直觉得,中国之所以会有如此多的群体性事件,是因为中国的法治不够健全。如果法治健全,那应该是任何矛盾都可以解决的吧?

直到我来到泰国玛普达工业区附近的一个农庄,我终于发现——法律并不是万能的。即便是在泰国这样一个民主国家(或者说准民主国家),法律亦有其无能为力之处。村民们赢了环保诉讼的官司,却无力阻挡工业污染的加剧。

污染

玛普达工业区位于泰国的罗勇府,是泰国的29个工业区之一。它占地2768英亩,工业区内有117家工厂,包括45家石化工厂、8家燃煤发电厂、12家化肥厂及2家炼油厂。

与绝大国家的工业园区一样,在玛普达工业区附近,25个社区的24668名......


15
2012

【东南亚环保考察之一】泰国的“李坑”

坦白地说,下面我要写的这个故事,在中国人看来,是毫无新闻价值的。因为这样的故事,在中国随时随地都在发生,并且会更具戏剧性。这很像广州李坑的故事,只是,没有李坑的故事那么波澜壮阔。(相关报道:李坑与垃圾共生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1-11-05/100322647.html)

故事发生在泰国春武里府拉差市BoWin工业区附近的一个小村庄。Bowin工业区中,有一个垃圾填埋场,距离这个小村庄大约只有500米的距离。

在没有垃圾填埋场以前,这个工业区的垃圾是这么处理的:因为泰国的土地是私有化的,所以一些工厂就买一块地,然后专门用来填埋垃圾。这让泰国的政府和公众都觉得,不是一个好办法,垃圾还是需要集中处理,......


26
2012

坑爹的12306

刚进9月,我就开始计算,到底应该哪天上12306买国庆的票。等我按照平日里十天预售期来算好日子,9月17日,我的QQ突然弹出一条新闻,说武广高铁只提前五天售票了。我没计较,在电脑上作了个备忘录,提醒自己9月26日去抢9月30日的火车票。

等我今天一早打开电脑的时候,我发现,为什么某些30号深夜的车的无座票已经可以预订了?不是早上10点才放票吗?我规规矩矩等到10点,不停地刷,仍然没有票。

等我从新闻中看到是怎么回事,我特别想骂脏话。

据9月24日《羊城晚报》,“本月17日,铁道部发布通知称高铁预售期调整为5天,不料,9月22日凌晨,铁道部却又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高铁预售期恢复为12天。有旅客反映,......


20
2012

“憋稿综合症”问诊

一般来说,记者或多或少地都有点儿“憋稿综合症”,尤其是我们这种要写几千字的深度报道的记者。采访完了还不算,还得谋篇布局,字斟句酌,才能完成一个看上去还算不错的稿子。那过程基本等同于难产。

我以前是没有“憋稿综合症”的。4年前我实习那会儿,也不能理解为啥记者都要“憋稿”。我那会儿写稿子特简单,把一堆素材按照逻辑堆好,然后丢给编辑,啥写作技巧都不管。可怜了我的编辑,基本上每篇稿子都得帮我重写一遍,还得不断给我打电话核实细节。

那会儿对写作是真的处于“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状态。等我真的当上记者了,对写作已经逐渐“知道自己不知道”了,&ld......


11
2012

黄有光:经济学家眼中的宇宙起源

黄友光走上深圳大学高端学术论坛的讲台,甫一开口,就表示,要谈一个和他的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宇宙是怎么来的。随后他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说自己“不务正业好多年。”

学生们多是冲着他的名望而来。祖籍广东潮州的黄有光,是在世界顶级经济学杂志上发表论文最多、且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华裔经济学家,也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评委之一。

但他对此闭口不提。整场讲座中,他说过的唯一和诺贝尔奖有关的话是:“我特别喜欢弗里德曼(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他性格特别好,无拘无束,是我见过的最具有演讲水平的学者。当然,我喜欢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因为在别处,我都要仰头说话,只有......

十二
27
2011

一名尘肺病患者的诊断报告

一名尘肺病患者的诊断报告

【记者注:此份《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是当年开胸验肺的张海超提供给我的。这是他关注的最新案例。他说,从这里面,你可以看到,一个尘肺患者想要证明自己得了尘肺,从而得到工伤赔偿,是多么艰难。张海超为此给金华市职业病防治所的专家写了一封信,亦无回复。征得其同意,现将此信一并公开。】

【注:该报告完整贴出,已征得当事人及代理人的同意】

......

十二
5
2011

一个为农民工维权的小人物

看到今日新闻《报告指建筑工人“被欠薪”严重》,忍不住就想起了章俊。是他让我理解,建筑工人不但“被欠薪”严重,而且时常因为没有劳动合同、实行分包制等等不规范的现状,面临着“维权难”的困境。

这两年多,我最怕看到章俊的头像在我的QQ上闪烁。因为他每次找我,基本上都是同一个问题:“王记者,我现在在xx地方帮农民工维权,你能不能帮我找找当地的记者?”

看他现在在全中国各个不同的地方和我联系,我明白,他俨然已经成了农民工群体中的“维权专家”,只是我时常被以下这个问题困惑,我到底该不该帮他,我究竟该怎样帮他?

<......

24
2011

【采访手记】但愿“见义勇为”不要成为一种负担

作为一名记者,我早已过了那个热血沸腾的阶段。看到佛山被碾女童案不断出现在新闻首页的时候,我对此迅速下了这样的新闻判断:是“见死不救”刺痛了网民的心。

监控摄像已经将事发经过展示得淋漓尽致。与以往各种存在纠纷的“碰瓷”案相比,这件事情的真相不存在任何争议。

又见一轮“见死不救是否入刑”的讨论喧嚣网络。毫无疑问的是,“见死不救”刺痛了网民的心。一个网民总结:“网民们都很义愤填膺,路人们都很冷漠无情。结论就是,网民都不走路,路人都不上网。”

我没打算去凑热闹。因为对这种直指人性道德的案子,我始终无法找准自己的定位。口诛笔伐固然比......


21
2011

重启对世界的信任

我眼前一阵发黑,本能地想打电话求救。今天,在广州地铁四号线内,我又一次晕倒了。在我还没来得及拨通电话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

此前一次晕倒,是一年前在北京的公交车上。发黑的经历相似,也已看不清手机上的文字。那一次,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件事,是抓住了身边的人,说:“叫售票员。”

失去意识只是短短的一分钟。我睁开眼的时候,一名男生正抱着我从地铁里走出。他把我小心放在地铁站内的椅子上。接着,我看到了另一双手放下了那双不知何时已离开我的凉拖。再接着,我的手机被塞进了我的手心。

他问我要不要喝水,我摇头。他问我有没有纸巾,他觉得我应该把那脸冷汗擦擦。我抱歉地笑笑,一个劲地说&l......


9
2011

一位外地打工者眼中的古巷江湖

【记者注】: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的古巷之行被迫中断。现特意避开敏感事件,试图用温和的语言地去剖析这里平日的江湖。我的采访对象是古巷镇一个普通的外地打工者,在这里一住就是十九年。在我看来,他的叙述,恰恰就是此次古巷事件的深层原因。

一位外地打工者眼中的古巷江湖

采访整理/王婧 

我是1991年来到古巷的。我的老家在南方某省的农村。那是一个农民工纷纷进城打工的年代,我的姐姐嫁到了古巷,我也就随之过来打工。

凭借得天独厚的瓷土资源,古巷镇的卫浴洁具产量已超过全国总产量的一半。在这个60多平方公里的小镇上,压根没法计算究竟有多少生产马......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王婧 王婧

财新传媒 南方站记者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